财新传媒
2016年07月08日 16:26

那会儿应该是98年,南方抗汛,北方大雨。

那年我十二三,还是个靠谱的“好”学生,一心想着准时上课别迟到。虽然当时保定的街道上已经满是积水,有些地方到小腿肚子那么深,但是我相信依靠我扎实的自行车大撒把技术还是能安全到学校的。于是午睡起来之后就骑上我的-各揽子-1258,向着学校冲去。留下一个干爽的背影给稍微意思了一下根本没有认真阻拦我的爸妈。

开始还是很顺利的,随便骑就好啦。不过随着越往市里走积水越深,大概淹了半个车轮,此时我开始展示只蹬半圈的自行车中级技巧,一直抬着腿不让脚沉到水面以下,虽然有点儿累吧,但是左顾右盼的一看大家伙凉鞋里都淌着水然而我并没有,心里不禁还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4月07日 15:48

家·犬

家·犬

这不应该是一个悲伤的故事。

镜镜十二三岁了,作为一只家犬,垂垂老矣,又不幸罹患重症,而衰老导致无法麻醉,病不能治疗。

它倒是不怎么在乎,每天照旧在家里转悠,闻闻这个屁股,跟跟那个脚步,只是饮食渐少,行动也不如以前灵活;但我每次回家,它都会摇头摆尾的跑出来哼哼几声,是在表达思念,又像是在责怪久不归家的人。

直到2015年的清明节,回家的我再没看到出来迎接的家犬。

黑暗的屋子里,它侧着身子躺在毡子上,骨瘦如柴,呼吸沉重带有杂音,身下一侧的眼睛充血红肿,可能几近失明。枯干的四肢已不能支撑躯干,它站不起来了。听到主人呼唤,勉力仰起头看看,又精疲力竭的倒下去,扑通一声,摔得心疼。......

阅读全文>>